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天地之间 第二十七章 初见惊心

时间:2017-11-12
那名被擒获的女贼穿的是一套黑色缎子练功服,衣服有些旧了,而且好几处都搞得比较髒。不过看起来身材挺苗条的,奶子和屁股都不算大,脚上只套着一双白袜子,灰扑扑的,鞋还在那棵树上呢,头上用一只长筒黑色天鹅绒袜子蒙了面。
  华英低下身去解开绑嘴的汗巾,月琴胆大,靠过去用手剥了她的蒙头长袜,女贼可能一下适应不了这明亮的灯光和众人,瞇缝着眼睛看了一下又闭上了。
  「挺年轻漂亮的呢!」谢娟发出了一声感歎。
  我蹲下去,用手将她的下巴抬起来审看一番。是啊,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一头掩耳短髮,双眼皮大眼睛圆圆的,这张小脸看起来还挺有几分妩媚俊俏的味道呢,只是显得特苍白,不知道是否被惊吓的原因。
  我伸手隔着衣服摸了摸她的奶子,她「啊」地一下叫出了声。
  「爷,大不大啊?」旁边站着的桂华用挑逗的口气问我。
  「没你的大,两个都没有你一个份量足呢。」我没好气地奚落她,旁边的女人们都发出了笑声,这骚货好像还想勾引我呢。
  这时候,月琴也过来凑热闹了,这名妩媚漂亮的空姐蹲在我的身边,一只柔胰搭在我的肩上,像是对着我的耳朵吹气一样细声细气地说:「爷,又看上了不是,挺漂亮的美女喔!你这死人的艳福还真不浅呢,连上门的女贼都这么漂亮,是不是今天晚上就上了她啊?」
  「贱人,你别小瞧了爷。」我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扭头对华英吩咐道:「把她关在这栋别墅的地下车库里,注意不管什么时候都要锁住她的手。这女贼我看起来觉得来历有些可疑,要注意安排好人监视她,另外在关押的时候必须启动特别监控设备,防止再有外贼同伙入侵。」
  「好的,您儘管放心好了,我们一定安排好。」华英意志坚决地回答了我。
  看到华英她们将我今晚的猎物押往地下车库,那里有我特别安排的一个用储藏室改建的房间,是关禁闭的地方。原来考虑的是对付那些不听话的女人们,而今却派上了新的用场。
  等华英她们一走,我一把搂过身边的月琴赏了个肥吻,又拉过站在旁边的桂华隔着衣服摸捏起她那对高耸的大奶子起来。「妈的,再漂亮也没你们漂亮啊,奶子再大也还是你们的大啊。」我招呼着其余的三女,左拥右抱着往搂上走去。
  「今天差点扫了老子的兴致,他妈的,咱们接着大战三百回合,看谁是真正的英雄。」我叫嚣着,浑然忘却了刚才脚发软、手发颤的往事,也真是的,迟早有一天连命都要丢在女人的身上啊。不过今朝有酒今朝醉,那管明日饱与饑,只要鸡巴爽了就好……
  第二天是星期六,雯丽一早回来了,说她那里要跑的事情很多,活生生把谢娟从我的床上抓走了。平心而论,这么多女人里就谢娟还可以帮她一下。
  「碧潭飘雪」那里的装修都已经基本结束,有一套布置成新的办公室,另一套则布置为生活区,家俱和室内装饰什么的够她忙活一气的了,何况还要办理新公司的手续和购入办公用品、布置通讯线路什么的,也应该有个人打打下手帮帮她了。
  我的要求挺高的,两套房子都必须是全通,光纤、电话、宽带什么的都必须通到每个间房,雯丽忙得人都瘦了一圈,不过也幸亏有她在一旁帮我,让我乐得逍遥自在。
  飞龙厂里的活儿不是很多,现在都是放双休日。只有「生命原液」的生产任务要相应饱和一点,不过也只能用勉强过得去来形容,毕竟市场上的竞争太激烈了,其他的药物生产都已经基本停止了。但是这「生命原液」打的也是临时性的「健」字牌,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问题。
  还好的是,「龙丸」的生产两班倒着加紧进行,这现在已经上升为飞龙厂的命脉攸关的项目了。可以这么说,没有「龙丸」,就没有飞龙的今天和明天。
  现在飞龙这边我几乎可以放手了,每週到生产线附近的配料车间配一次料就可以了,原料的购入和成品的销售都是由赵志负责,生产管理由工程师李太铭来安排,生产线上的工作人员少,待遇好,工人们都挺听话的,不过他们可是全都蒙在鼓里呢。
  等我的回笼觉醒过来的时候,都已经是早上十点了,怀里搂着的只有月琴和桂华,春花和晓兰早已经起床为我準备早餐去了。
  我坐起了身子,昨夜实在太放纵了,简直没有休息好,头疼得厉害,斜靠在床头小憩了一会儿,才慢慢回过神来。
  看着躺在身边被我日过的空姐打扮的月琴,衣服早已不见了,白皙粉嫩的身子让我留恋,而那双裹在浅黑色长筒丝袜和黑色性感高跟鞋里的美腿骚蹄还是那么诱人,我伸手揽了过来,一只手摸着一只手揉弄着身边桂华的那双大奶子等她们醒过来。
  等我们用了早餐已经都快十一点了,这日子过得可真是昏天黑地啊。我吃了两颗老孙给的「醒目提神丸」,还好有他的妙药回春,总算回过点神来。妈的,今天晚上可绝对不能再睡四五个了,将养着来吧,我暗自下着决心。
  虽然没有什么事,但想着赵志和雯丽他们都在忙,咱也不能自甘人后啊,决定还是先到厂里看看。
  带了月琴、春花和华英、桂华上了我的「陆上公务舱」,现在她们几人除了桂华外都会开车了,这车又是自动档的,特简单,我便搂了华英坐在后排让她们开。
  这距离实在是太近了,十多分钟就到了飞龙厂,看门的老王打开关得紧紧的侧门,春花把车开了进去。我一眼看见厂部办公楼的前面停了两辆车,一辆是赵志的宝马528,另一辆是辆警车奥迪A6,正琢磨着谁来了,春花已经把车开到两辆车的旁边停好了。
  我想了想,让春花把车开到厂办大楼的后面,在僻静的地方我先下了车,然后让她们将车开到配料小楼,在那边等我。
  我带着华英两人从大楼后面的小门进去,我们直接爬到四层楼的屋顶上,从露台往下观察着动静。
  我拿起手机给赵志拨了个电话,「来客啦?」我问他。
  「没什么,等会儿再说。」他敷衍了两句挂断了电话。
  我伸手搂紧了身边华英柔软的腰肢,她今天身穿一套浅灰色双排扣西服和同色及膝套裙,白色的衬衣、暗金色领花,腿上是肉色薄丝袜和浅灰色高跟鞋,显得落落大方、俊美出众。
  我的魔爪伸过她的腋下攀上了她高耸的胸脯,这对挺翘结实的大乳房摸玩起来可挺舒服的呢。摸了一会儿她也动情了,斜偎过来我顺势端起她的脸蛋一个深吻下去,享受着她的小嘴嫩舌的美妙滋味。
  初夏和煦温暖的阳光下,我的眼角的余光不时扫着下面,毫不耽误和身边俊美高挑的女保安队长的调情,说实话有美女在一旁陪着解闷就是不一样,时间过得快多了。
  「哦,」我想起一件事来,「昨天抓的那小妞怎么样啦?」
  「放心吧爷,锁好了关进禁闭室,我让亚丽和晓兰换着班把守着,连吃饭喝水的时候都是锁着手的。」
  「那撒尿怎么脱裤子呢?」
  「你问得可真细啊,实在不行有亚丽她们帮着脱呗。」
  「她说话吗?」
  「不说话,问什么都不说,不过挺漂亮的,看起来也不大,最多二十出点头呢。」
  「是吗?那看来还有点棘手,不过我觉得她的脸色有些过于苍白。」
  「我觉得也是,爷,看来有必要送医院检查检查。」
  「算了,别提医院了,什么检查啊,不检查还好些……」桂华的话又提起了我的伤心事来。
  「爷,他们出来了。」
  桂华对我使了个眼色,我们低下了身子往下面看,只见两个穿深色西服戴着墨镜的人和赵志一起走了过来,有个手里还提了个口袋。他们走到奥迪旁边,和赵志握了手以后上了车绝尘而去,奥迪那圆圆性感的屁股真的很诱人,但那白底红字的「GA」牌照更是让我羡慕不已。
  这时候,我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一接听,「在哪儿呢?」是赵志的声音,「我还以为你攀了高枝不理我了呢。」我打趣了一句,「在你头顶上玩呢,马上下来。」我看赵志当真地往头顶上看实在想笑,那里只有一片蓝天白云啊!
  我下了楼,让华英回调料小楼去,我则一个人进了赵志的办公室。
  回手关上了门,我好奇地问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的赵志,「那是谁啊?吓我一跳。」
  「老爷子那边的人,说出去可是要杀头的啊!」
  「大哥,你别吓我了,咱虽然没几天好活的了,也不会傻到把脑袋提溜着给别人砍了当球踢不是,不过挺唬人的,这车实在是……」
  「车算啥啊,那牌子才管事呢。」
  「是啊,车有价牌无价啊,那手提着的那东西岂不是……」我没敢往下说,瞇缝着小眼睛看着赵志。
  「知道了就别说了。」赵志压低了声音。
  「就这么光天白日的,这帮小子真够胆大的。」我感歎着说。
  「这车谁敢查啊,不过今天他们是路过来看看,平时也不是这样的。但放眼这江陵市,有谁敢动老爷子一根汗毛啊!」
  我惊呆了,这涛天的权势,真的是让我开了眼呢,咱那点小钱小势的在别人面前算啥啊。就这么连带着对赵志也充满了敬佩和羡慕,「大哥,你真行,这么着,今天小弟陪你喝两杯,咱再给你安排两个娱乐的。」我谄媚地笑着邀请道。
  「别,你那几把刷子咱还不知道,把自己的事情忙活好,别让雯丽给耍啦,今天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了。」赵志提醒了我两句,离开了飞龙。
  我有些无聊地到后面参观了一下生产,看见整条生产线安排得井井有条,放了心,和包装车间的女工们打情骂俏地玩了一阵子,回到调料小楼,午餐都已经摆好了。由于才吃了早饭,在月琴和春花她们的服侍下应应景简单喝了点汤,我点了华英和春花侍寝,华英昨晚辛苦了,该抚慰一下了,而春花性格温柔些,在一旁服侍着让我更顺心一些。
  搂着两女舒心地睡了一觉,破天荒地没有做爱,睡到下午四点才起来。
  喝了一杯咖啡提提神我们又驱车到「碧潭飘雪」去看看,看到一切都安排得有条不紊的,过几天新公司就要开张了,自己这「白总」可就名至实归了,想到这里心里很有些高兴。
  不过环顾周围的女人们,却发现仅能干点杂活儿、打打下手,不能给自己提点意见,反正大多仅能供自己淫弄消遣,上不了什么檯面。
  新公司快开张了,身边除了雯丽和谢娟以外还没什么人,又不想用男人,自己还是得抓紧时间多干点正事,别太逍遥了呢。
  我徜徉在小区绿地上,看着远处孩子们嬉戏的身影,心有所思的样子,这时候,身边春花带着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拿起来一看,竟然是卧龙山庄打过来的,顿时紧张起来。「谁啊?」我问道。
  「爷,不好了,我是亚丽,昨天抓的那个女人犯病了,你赶快回来吧。」手机里传来亚丽焦急的声音。
  我一听,也有些着急,连忙问道:「情况是怎么样的呢?你先说一下吧。」
  「反正挺惨的,我们拉都拉不住,爷你快回来吧。」
  「好吧!我们马上回来。」我们上了车,焦急地驱车往回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