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七章 旗开得胜

时间:2017-11-12
看了几眼一脸微笑的月如,叶天龙的心中不禁泛起一股莫测高深的感觉,越是和月如接触下来,他就越发感觉到自己看不透眼前这个美艳绝伦的女人,她的捉摸不透,就像是天边的云彩,你永远无法知道下一刻,会变成什么样的颜色。
  「说吧!我在等待你的解释,月如小姐。」叶天龙在椅子上坐下来,沉声对月如说道。他不喜欢将谈话的主动权交给别人,但却又不得不顺着月如的思路谈下去。
  「我没有什么可以解释的,叶天龙大人。」月如的脸上泛起一丝神秘的微笑,柔声对叶天龙说道。
  「很多的事情,只要大人您能够仔细去想一下,都会非常清楚的。」
  「我不清楚!」叶天龙的心头蓦然涌起了一阵怒火,忍不住加重了语气,因为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实在是太不舒服了。
  「叶天龙大人,您千万不要生气,因为一生气的话,头脑就无法保持清醒了。」
  月如并没有因为叶天龙的怒火感到意外和不安,俏脸上反而更加绽开了甜美的笑容。但是见到叶天龙的脸上怒容更加明显起来,便又接口说道:「要知道,叶天龙大人您的存在,对于神殿来说,就像是一只出山的猛虎,既能伤敌,也能伤己……」
  「不要说这些废话了,你还没有说,为什么知道了神殿的意图,却不在事先说出来呢?」叶天龙几乎要大吼大叫起来,但他的质问,换来的却是更让他目瞪口呆的回答。
  「因为我喜欢,我想看看叶天龙大人您到底能够做到什么样的程度。」
  月如白了叶天龙一眼,那种妩媚动人的神态,就算是叶天龙再有天大的怒火,也一时无法发出来。
  接下来,月如的话,更是让叶天龙哭笑不得了:「我刚刚不是说了吗,战阵之道,就在于自欺和欺人。」
  说话的时候,月如将身子往叶天龙这边微微倾斜过来,顿时一股沁人心脾的淡雅幽香,如兰似麝,直扑叶天龙的鼻端,令人心中不禁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怜惜之情和渴望之心。
  「我相信叶天龙大人一定可以战胜神殿的,因此,在神殿动手之前,我已经确定了叶天龙大人您一定能够应付自如的,这便是所谓的自欺。至于欺人嘛!如果我事先把神殿的阴谋揭穿的话,叶天龙大人您会相信我吗?再说了,神殿的人也会提高警惕,而在以后实施更加可怕的阴谋……」
  「胡说八道,一派胡言……」叶天龙摇头苦笑,但一时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好。
  「好了,叶天龙大人,您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尤那亚的军队就要到达城下了,就不要在我这里浪费宝贵时间了。等您决定好作战计划之后,我会再来找您的。现在,我要去倩女皇那里。」
  说罢,月如以一种舞蹈般的姿态从椅子上起来,轻轻一转身,香风飘拂,她的身影也消失在后堂之中。
  「不可理喻,莫名其妙的女人……」
  叶天龙的心中突然间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将这个女人请来放在倩女皇和自己的身边,是不是一件错事?
  坐在椅子上沉思了一会儿,手下人前来稟报,参加军事会议的人员全部到了。于是,叶天龙便收拾起自己纷乱的思绪,起身往会议室行去。
  军事会议开始不久,详细的情报也传到了叶天龙的手中。
  尤那亚的这一支军队人数为三千四百人,全部是来自西方军团的骑兵,带兵的是罗尚法千骑长,目前已经推进到京畿地区的西郊安山巖寨。
  把守安山巖寨的三百名士兵猝不及防,仅仅是一刻钟的时间,便全军覆没。
  佔领了安山巖寨之后,罗尚法下令将所有的俘虏斩杀,并大掠安山巖寨,安山巖寨的百姓十之八九全部被迫出逃,给整个京畿地区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罗尚法这个家伙……」
  叶天龙忍不住喃喃的自语了一声,曾经是西方军团一员的他,对于这个罗尚法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因为当初叶天龙就是在罗尚法的手下做事的。这位千骑长已经在西方军团中服役了十三年之久,是属于那种通兵法、善用兵的武将,只是因为其人过于贪财,在军中并不得人心。
  「我们必须马上出击,如果不消灭这一股敌军,对整个艾司尼亚地区所有的百姓民众都会产生极大的影响,进而影响到整个京畿地区的稳定,也会让许多观望不前的人对我们失去信心。」
  石义信的话,得到了众人的肯定,显然在叶天龙来之前,他们已经商议了一阵。
  「尤那亚之所以只派出这样一支小部队前来艾司尼亚,是因为他目前一时无法组织起大规模的军队出战,军队的调动是需要一定的时间,而且他正又和其他的势力纠缠不清,无法一下子腾出手来攻打我们。我们就必须趁这个机会,巩固我们在艾司尼亚地区的统治,免得到大军压境的时候,还有后顾之忧。」
  鲁图先进一步的分析,令叶天龙暗暗点头,也让其他的将领知道了这个缺乏感情的男人,具有缜密的头脑和过人的分析判断力。
  「尤那亚他们派出这样一支小部队过来,也是为了一个目的,就是让我们无法安下心来巩固我们的统治,同时採取那些暴行,也是想打击倩女皇陛下在艾司尼亚百姓心目中的地位,吓唬民众不要再支持我们。」
  「很好,既然大家也都这么认为,那么我们就出击吧!」
  叶天龙的眼睛扫过众人的脸,见到众人纷纷点头,便很快下了决定。因为刚刚得到艾司尼亚不久,有很多地方需要整顿,因此,叶天龙决定抽调一支五千人的队伍出击,迎战罗尚法。
  正在商议之际,守卫前来稟报,左岛近将军在门外求见。
  听到这样的消息,叶天龙几乎是一跳而起,连忙冲出了门外。果然,只见身材魁梧高大的巨汉将军,风尘僕僕,一身轻装,正站立于门外。
  「末将参见将军大人。」
  一见到叶天龙,左岛近便有力的向叶天龙行了一礼,还没有等左岛近下拜,叶天龙已经一把将其拉起来,满脸笑容,用力拍着他的肩头。
  「你来了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被叶天龙的言行感动,左岛近的脸上也露出了温暖的笑容。进了房间,在叶天龙的询问下,左岛近便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原来,于凤舞和天龙军团被克洛索斯的军团挡在解州境内,一时无法突破对手全力固守坚城的防线,所以,左岛近奉于凤舞之令,日夜兼程,从小路绕过解州赶来艾司尼亚协助叶天龙防守。
  有了左岛近的相助,叶天龙在艾司尼亚的防御上就更加放心了。
  当下,他便任命左岛近为艾司尼亚的城防大将,全面负责艾司尼亚的防御工作。
  这样一来,石义信就可以腾出手来处理更多的政务,非但是艾司尼亚的大小事务,就连整个朝廷中的事务,叶天龙也全部交给了石义信来处理。
  可以说,叶天龙把许多应该由他来做的具体事情,全部推给了石义信,对于了解叶天龙的人来说,这也是最正常不过的,从东督府开始,石义信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待遇。但是有些人却不喜欢,也不理解这样的事情,因此,在很长的时间里面,石义信的身上都背着一个「影子大臣」的牌子。
  一切安排妥当,众人纷纷离去各自準备自己的工作,叶天龙也起身,正要上马离开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身边出现了那个面无表情的男人。
  「大人,可以借一步说话吗?」鲁图先微微低头,向叶天龙轻轻说道。
  叶天龙点点头,向等候在附近的辛西雅等女神战士示意了一下,便和鲁图先走到一边去了。
  到了无人之处,鲁图先不等叶天龙问话,便十分简单扼要的说道:「将艾司尼亚的防务交给左岛近将军不好。」
  「为什么?」叶天龙不解的问道。
  「左兰心小姐现在是神殿的圣女大祭司,而他本人也曾经是神殿的门下,在目前这种情况下,他不适合出任城防大将。」
  虽然话语中不带任何的感情色彩,但是鲁图先的眼神却是十分的阴冷可怕,就连叶天龙也暗暗为之一寒。
  「我相信左岛近将军,他会处理好这些事情的,你不要担心了。」叶天龙望着鲁图先,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左岛近将军是最适合的人选,我还从来没有见过比他更懂得防守的人。」
  「可是大人……」
  鲁图先还想再说什么,可是叶天龙神态坚决的向他摇摇头,沉声说道:「这件事你以后就不要再说了,就这么决定了。」
  望着叶天龙的背影,鲁图先的眼神更冷,静静的站了一会儿,他才动身离去。
  这边刚刚打发了鲁图先,叶天龙没有想到左岛近也很快便找到了自己。
  「叶天龙大人,我觉得我不太适合做艾司尼亚的城防大将。」
  先是吃了一惊,叶天龙连忙出声问道:「为什么?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我知道大人您和神殿目前的关係,也知道神殿曾经数次想要对付大人您,而且我相信迟早大人您会和神殿再次发生冲突的。」左岛近的神色一黯,轻轻的说道:「我妹妹现在又是什么圣女大祭司,她既然坐上这样的位子,我这个做哥哥的出任艾司尼亚的城防大将,会让大人您感到很为难的。」
  「你是你,你妹妹是你妹妹。」叶天龙深深吸了一口气,眼神吸住了左岛近的视线:「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如果神殿真的和我们再度发生冲突的话,你会怎么办?」
  「我当然会站在大人您这边,因为我是大人您旗下的一员,是您的部下。」左岛近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接着他的神情有些痛苦的对叶天龙说道:「我真的不知道,兰心她怎么会去做什么圣女大祭司,而且也不和我说一声。」
  「有你这样一句话就足够了,你不要在意别人怎么说,我相信你,你一定会做好自己的事情。」叶天龙伸手拍了拍左岛近的肩头,诚恳的对他说道:「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助,凤舞她派你赶过来,也是为了借助你的力量来做好艾司尼亚的防御,所以你就不要推辞了。」
  「那么这样好吗?明天的出击,由我指挥,大人您留在艾司尼亚城吧!」
  左岛近显然是在来之前,就已经想好了,所以说起话来,十分的自然。
  「不,出击的事情,我已经决定,你就不要和我争功劳了。」
  叶天龙笑着用力拍了一下左岛近的肩头,然后继续说道:「你就给我好好的整顿艾司尼亚的防御,等到以后尤那亚的大军开过来,就要靠你来抵挡了。」
  无言的望着叶天龙好一阵子,左岛近猛的用力点头,但其眼中的神情颇为複杂。
  「刚才是不是鲁图先找你说了什么啊?」看到左岛近想走了,叶天龙忍不住出声问道。
  犹豫了一下,左岛近才说道;「是的,大人。」
  「这个家伙,实在是太乱来了……」叶天龙不禁暗暗骂了一声。
  「大人,您不要责怪鲁图先大人,他实在是为我好,才告诉这些事情的。」看出了叶天龙心中的不悦和恼怒,左岛近连忙对他说道。
  「说起来,我还真的要谢谢鲁图先大人,他让我知道了艾司尼亚的一切事情,这样一来,我处理起来,也就会方便许多了。」
  见到叶天龙没有再说什么,左岛近便向他行礼之后,道:「大人,我告辞了。」
  等到左岛近走出了好几步,叶天龙在后面出声道:「记得去见见你妹妹,她一直都很关心你的。」
  左岛近的巨大身躯猛的顿了一下,似乎是连背也微微缩了一下,但旋即便挺直了身子,大踏步的离去。
  夜色深沉,月朗星稀,半空中偶尔飘过的薄云,给大地投下了片片的阴影。
  冬天的后半夜,连一丝风也没有。整个艾司尼亚已经完全陷入寂静之中,除了街头巡逻的士兵之外,再无一人留连于街道,甚至连流浪的野狗,都夹着尾巴蜷缩在角落里。
  经过精心挑选的五千名城卫军,就在这个时候悄然离开了艾司尼亚,踏上了前往安山巖寨的征途。
  白天对外宣布的计划,是定在明天六时出兵攻打安山巖寨,但实际上出兵的时间却是后半夜趁人睡得最熟的时候,这就是叶天龙一开始就制定下来的计划,所以,当他们出发的时候,是没有多少人知道的。
  好一阵子急行军,叶天龙他们抵达安山巖寨的时候,是凌晨的四时一刻。
  建筑于半山腰处的安山巖寨,在昏暗的天色之中,好似一头蹲伏着的猛兽。只是此刻它正在沉睡之中,除了一些哨兵之外,并不见其他人活动的迹象。
  应该说,罗尚法是属于比较谨慎的那种武将,他所派出的哨兵足足达到三十里之外,範围包括了整个安山巖寨的周边道路,而且在进入安山巖寨的主要道路上均设置了篝火和哨兵。只要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便会惊动安山巖寨的所有士兵。
  但叶天龙对此也早有準备,而且他也有足够的力量来应付这样的场面。以玉珠和辛西雅等女神战士组成的打击群,几乎是在转眼之间,便将安山巖寨外围的哨兵全部斩杀殆尽,甚至连一点响声都没有发出来。
  随后,所有的城卫军士兵就攻击位置。叶天龙的一声令下,攻击的信号发出,五千名城卫军士兵便从四面八方冲进了安山巖寨,顿时将大部分正在酣睡之中的敌军杀得晕头转向,从营地中仓皇逃出,却不知道敌人是从哪里杀过来,衣甲不整的他们完全成了被杀戮的对象。
  叶天龙率领着玉珠、辛西雅等女神战士以及一个百人的队伍,直冲向罗尚法的驻地。一路上血烟瀰漫,挡者披靡。
  虽然说罗尚法在自己所住之处,驻扎有近八百名士兵,但是此刻衣不整甲、马不及鞍,正在匆匆列阵之际,突然遭遇到叶天龙他们的冲击。
  而玉珠和辛西雅等女神战士的实力又是强横无匹,这一全力冲杀,但见人头抛掷、血肉横飞,只听鬼哭神号,惨叫呼喊,叶天龙他们所到之处,宛如波开浪裂、所向披靡,立刻将敌军全数杀溃,留下一地的尸体。
  战斗开始之后,仅仅是一刻钟的时间,整个安山巖寨便回到了叶天龙的手中,三千多名西方军团的士兵,除了罗尚法在他数十名亲兵的保护下逃走之外,再无逃脱之人。
  经过清理战场,被杀的敌军有一千八百多名,而叶天龙的城卫军却仅仅只付出了六十四人的代价,可以说,叶天龙的计划大获成功。
  留下五百名城卫军士兵驻守安山巖寨之后,叶天龙带着队伍返回艾司尼亚,与他们同行的还有西方军团一千二百余名战俘以及其他的战利品,其中最为重要的是一封密信,因为叶天龙的攻击太过突然迅猛,罗尚法来不及将这封密信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