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现在时间: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黔西新闻网 > 美食推荐 >
三全陈泽民:曾计划开1000家餐厅,因房租越来越
时间:2019-08-24 14:04   作者:黔西新闻网   来源:

从速冻食品行业退居二线后,76岁的陈泽民重燃起少年时的梦想,以“要自己做一个吃螃蟹的人”的勇气,全新进入到四十来年少有人问津的中国地热开发行业。

回顾创业历程,30多年前,已是省城医院副院长的陈泽民,由于“130块钱的工资完成不了我这个当父亲的责任”,选择下海创业,他说:“最原始的创业动机,就是想多挣点钱,增加家庭收入,改善家庭生活,过上好日子。”

从邻居家借债15000元,到发明中国第一颗速冻汤圆,陈泽民的速冻食品事业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一直到今日占据3成左右的市场占有率。他相信品牌就是价值,总结道:“品牌就意味着消费者的信任度、喜爱度和黏度。只有这个品牌深入人心了,消费者才认可你”。

谈及速冻食品发展趋势,陈泽民表示,以后饭店不需要有厨房,不必有厨师,只需要加热冷冻冷藏的半成品食物,即可满足食用。

“0度到5度的冷藏食品、几天保质期的短保产品和常温产品,更新鲜,质量更好、更受欢迎,这也是一个发展的大方向”,陈泽民补充道。

“又创造了一个奇迹”,是陈泽民在短短7个月时间里实现地热并网发电后发出的感慨。在此之前,他走遍世界,考察研究他国的地热能源利用情况,既为寻求一种清洁的能源,解决雾霾的问题,也为圆自己少年时的梦想。

开发地热,陈泽民认为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是要对地热进行科普,改变人们的观念。“地热开发不单单是为了清洁能源,还能解决火山爆发和地震灾害预防的问题”,陈泽民解释道。

对年轻创业者,陈泽民勉励道“年轻的创业者,机会很多。方向不能错,只有为别人服务,别人才认可你;只有造福于人类的产业,才是有希望的产业。方向对了,哪怕慢慢地前进,都没有问题,不怕慢,只怕站”。

本期嘉宾:三全食品创始人、万江集团董事长 陈泽民


三全陈泽民:曾计划开1000家餐厅,因房租越来越高“赔钱放弃了” 


医院副院长下海创业

记者:你在创业前做了将近30年的医生,如果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你的经济条件更好些,你还会选择创业吗?

陈泽民:那可能就不会了。如果那个时候经济状况很好,很满意,那我就很安分地搞本职工作了。

我当时作为一所医院的副院长,一个月130块钱工资,在医院里头是比较微赚联盟高的,但是和先富起来的个体户比起来是差得远,生活质量各个方面都不如他们。

我两个儿子当时中学毕业后也要谈婚论嫁了,让他们体体面面地去谈恋爱,解决他们结婚以后的住房问题,靠我那个130块钱的工资是完成不了我这个当父亲的责任的。所以最原始的创业动机,就是想多挣点钱,增加家庭收入,改善家庭生活,过上好日子。

后来随着企业做大,做企业就不再是满足自己生活需求了,而是想把这个事业做大做好,为了我的团队和员工都能够不断地向前发展,为了担当,为了责任,不得不继续往前走。

记者:你在创业初期,应该也考虑过各种创业项目,当初你为什么选择了做速冻食品?

陈泽民:这是和我的经历、阅历和机遇有关系的。

我1965年大学毕业后,自告奋勇到了四川的深山老林支援当地医院建设。工作期间,学会了做当地的汤圆小吃。1979年,我从四川回郑州工作,把做汤圆的小石磨也背了回来。逢年过节自己做汤圆,凡是吃了我汤圆的人,他们都赞不绝口:哎呀!您这个汤圆比元宵好吃多了,可惜街上没有卖,如果街上有卖,我们肯定要去买。

这就打下了一个伏笔,有需求,有市场,我就天天动脑筋,怎么把南方的汤圆进行工业化生产?

后来我从邻居个体户家借了15000块钱,创办了“三全冷饮部”,有了冷柜、速冻机后,再结合我做汤圆的本事,慢慢研发,就发明了中国第一颗速冻汤圆。

这个速冻汤圆就是我们传统的地方小吃,给它来了个创新,来了个革命,使它的腿变长了,空间变大了,保存期一年不会变。我发明了这个汤圆以后,供不应求,非常火爆,创办之初,我企业年年扩大,年年搬家,满足不了市场的需求。

三全陈泽民:曾计划开1000家餐厅,因房租越来越高“赔钱放弃了”

(陈泽民接受搜狐财经 经济杂志的联合访谈)

记者:“三全”持续发展,到现在占据全国约三分之一的速冻食品市场,“三全”成功的原因有哪些?

陈泽民:早一点也不行,晚一点也不行,正好赶上了这个好的时代。如果物质生活水平没有提高,家庭冰箱没有普及,我这个产品根本搞不出来,不会有市场。

再一个就是,我们不断地在创新,不断地满足了市场的需求。我刚做速冻汤圆的时候,北方人都没有见过汤圆,也没有见过速冻食品。这样的话,就还要引导消费者的需求。消费者没有见过的东西,要告诉他怎么用,我在这方面下了好多功夫。

早年,我去东北沈阳推销我的产品,自己开着辆破面包车咣当咣当走了三天。快到沈阳时,下着大雪,在高山边行驶,前面突然来个车,一急刹车,车都翻了。

我差点掉到深山沟里头去,车子的挡风玻璃是全碎了,就这样开着车到了沈阳,眉毛胡子都成冰雪花了。

在沈阳住下后,我就煮了一大锅汤圆,按照电话本的黄页广告,把当地蔬菜公司的经理、水产公司的经理、肉联公司的经理们都请过来品尝。吃完后,他们都赞不绝口,说您这汤圆太好吃啦!后来他们都成了我的代理商。

记者:你过去在经营企业中,有没有过决策失误或者失败的经历?

陈泽民:我们也经历过一些失败。比方说在10年前,我们提出来要搞餐饮,涉入到餐饮业,就给我们餐饮业板块,起名叫“有知有味”。

当时我很有决心和信心,宣布要在两年之内开1000家“有知有味”的餐厅,后来看这是放了大话,说了空话。

为什么呢?因为按照之前的房租测算,我是可以赚钱的。但在当时,中心城市中心位置的房租越来越贵,10倍以上的增长,发工资,付房租后,我就赔钱了,开的餐厅越多,赔得越多,后来开了7家,我就不干了,不搞餐饮了。

再一个,我们搞的自动在家做什么赚钱售饭机也失败了。我们原先计划在写字楼里头配上自动售饭机,只要用我们的APP在手机上一点,热气腾腾的饭就出来了。

我们觉得这个模式不错,就投入很多经费,研制出了自动售饭机。但是没有考虑到机器故障和维修,这个太繁琐。所以自动售饭机也是火了一阵子,但是赔了几年钱,赔钱赔不起,在搞了1000多个自动售饭机后,我们就没有继续扩大规模,停止了。

记者:企业是有灵魂的,品牌也是有生命的,你给自己的企业注入的灵魂是什么?

陈泽民:三全是个传承的典范,传承不单是企业的传承,资产的传承,更重要的是文化的传承。

我们的企业文化就是要讲诚信,要善待员工,要善待消费者。一个是对银行要讲诚信,对政府讲诚信,对员工要讲诚信。

1995年,我的企业有了一定规模,这时候银行主动找着我了,到我的厂里参观,看到一派热火朝天的生产景象,问我要不要钱。我说我又没有抵押,按照银行的规定,我不符合贷款条件。到中午了,每个人5块钱吃了一碗烩面,就把他们打发走了。

当时区领导就给我打电话,说好不容易把财神爷弄到厂里来调研了,你怎么中午一个人五块钱烩面把他们打发走了?领导们说我应该抓住机遇,跟银行搞好关系,这样银行才能支持我。我说他们就从来没支持过我,我对他们也不抱希望。

后来第二天,银行给我打电话,说研究以后决定给我60万元的信用贷款,他们行长担风险,用我的专利证作为抵押。

银行后来告诉我说,就是因为我只请他们吃了碗烩面,把他们打发走了,对他们没有所求,没有抱希望,我越是这样,他们越敢放心给我贷款。

后来那60万元贷款,不到一年,我本息都还了。

再后来,银行就觉得我讲信用,第二年就给我贷款二百万元,第三年增加到六百万元,再往后,就是几千万元,以后就更多了,就因为我讲诚信,银行敢大力支持。

我拿这个钱作为生产的流动资金,也开始做广告,建立品牌。品牌非常重要,品牌就是价值,品牌就意味着消费者的信任度、喜爱度和黏度。只有这个品牌深入人心了,消费者才认可你。

记者:你说过“饭店要来一次革命,你们不要有厨房了”这样一句话,你对速冻食品行业的未来是怎样展望的?

陈泽民:速冻食品还在发展阶段,还是青壮年时期。因为广大的农村还没有普及,集团购买所占比例还很小,大部分还是供给家庭消费。

速冻食品若是供给饭店、宾馆、学校、机关,团购的比例大了,需求量就很大。同时0度到5度的冷藏食品、几天保质期的短保产品和常温产品,更新鲜,质量更好、更受欢迎,这也是一个发展的大方向。

以后饭店不需要有厨房和厨师,不需要有油烟和火苗,通过加热半成品就能食用,这样既环保、又快捷方便,减少了雾霾,减少了消防隐患。

地热是最宝贵、最可持续的清洁能源

记者:我们都知道你2016年进军到地热行业当中,你为什么从食品行业跨入到地热这个行业当中?

陈泽民:我年轻的时候喜爱理工,对温差发电、半导体发电、海潮发电非常感兴趣。等到我70多岁了,幼年时代的爱好和梦想,又引起了我的注意。

同时,我们经济发展,每年烧掉30多亿吨的煤,70%的石油需要进口,这种资源的消耗造成了空气的污染,雾霾的产生。

我就说我这个当医生出身的一个理工爱好者,要想法子寻求一种清洁的能源,代替煤和石油,改变我们的能源结构,用清洁的能源来改变世界,解决雾霾的问题。

我走遍世界各地,看其他国家怎么利用清洁能源。世界上有50多个国家在利用地热,有24个国家利用地热发电。他们在实践当中意识到,地热是最宝贵、最可持续、环保的清洁能源。

记者:国内之前没有人和单位研究地热开发吗?

陈泽民:我们国家为什么没有人对这个有研究?没有人去冒险搞这个事呢?事实上,我们以前并不落后,在40年以前,我们在西藏羊八井就建了一个地热发电站,到现在还在供给拉萨的电力。为什么这40年地热没有推广,没有应用,没有普及呢?

我总结出来一条原因:投资太大、风险太大、周期太长。既然国内没有人研究,我看到国外发展的势头,我说我一定要自己做一个吃螃蟹的人。所以在2016年,我成立了新能源科技公司,专门研究地热的利用,围绕着地热搞第二次创业。

记者:决定搞地热开发后,你做了哪些工作?

陈泽民:我计划在我院里头要打一个6000米的地热井,当时他们都说我这个搞食品的发疯了,竟敢在中国要搞一个世界最深的地热井。他们认为不可思议,但我是在积累了国外很多经验的基础上,我才敢行动的。

这是中国第一号科探井,要了解我们中原地质的情况,了解地球内部的地质结构,我们必须走这一步。但在打到了4300米的时候,我发现云南的地热比河南的好得多,我这个地方要打6000米,在那个地方打600米都可以了,有的地方,老百姓挖个水坑,渗出来的水都可以烫鸡毛,云南的地热资源太丰富了。

我就挥师南下,把队伍开赴到云南。从我立项、选址、打井、完井、安装设备、调试设备、并网发电,短短7个多月的时间,就把我的梦想变成了现实,利用当地的地热资源来发电。国外没有5年、7年、10年建不好,我7个月都建好了,创造了我们地美特速度,又创造了一个奇迹嘛。

三全陈泽民:曾计划开1000家餐厅,因房租越来越高“赔钱放弃了”

(三全食品工厂内部 摄/搜狐财经)

记者:从速冻食品全新转入搞地热,你没担心过失败吗?

陈泽民:失败了,就算了!只当是我的兴趣爱好和胡思乱想,失败了就失败了,反正是我个人的钱,没花国家一分钱,也没花单位一分钱。即便我失败了,但为后来人探索地热开了一条道路,他们成功的机会可能就更多一点。

如果我成功了,不是就给后来者提供了一条好的捷径吗?所以成功与否,对我来说不重要,关键是要探索,要去冒险,要去创新,要去尝试。所以不论成败,都有价值。

记者:当前在中国发展地热,所面临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陈泽民:要进行科普宣传,因为这是个新事物,大家还有不理解。比方说,地热利用,越用不是越用越少了吗?用了地热以后,地球冷了怎么办?在地球打一个眼,如果又发地震了怎么办?地下的有毒气体会不会出来,生命会不会受到影响?

实际上,每一个地热井还是一个地震观测井,通过大数据,通过联网,就可以提前预报,不单单是清洁能源,还能解决火山爆发和地震灾害预防的问题。

原来美国的黄石公园不搞地热发电,现在他们也改变观念了,要在黄石公园的火山脚下建一个最大的地热发电站,因为把冷水注进去加热,只能降低它的温度,不会提高它的温度,只能是让火山提前爆发,或者减轻爆发,这不是有好处吗?

年轻人创业,不怕慢,方向不能错

记者:如果你年轻20岁的话,在今天这个时代,你会去做什么?

陈泽民:如果我年轻20岁,如果大家聘我当顾问,我给他们出谋划策,大家认可,愿意照着执行,我愿意帮助他们一起搞。如果不听我的话,对我的好想法,他们认为是瞎胡闹,那我就要亲自做了给他们看看。

记者:如果有年轻的创业者向你请教,你会对这些年轻的创业者们说些什么?

陈泽民:年轻的创业者,机会很多,但是一定要量力而行,一定要以小博大,稳中求进,不要超出自己的能力。因为每个人的精力和能力是有限的,如果你超出了,可能就会失败。

你要干一件事,决心要搞,你要坚持下去,一定要有韧劲,不怕困难,不怕挫折,不怕吃苦,不怕风言风语,要有决心、信心、耐心、恒心,还要有爱心。

做事的目的要明确,不是为你个人,是为社会创造财富,这个创业才有希望。只有为别人服务,别人才认可你,造福于人类的产业,才是有希望的产业。如果方向错了,越有能力,失败得越惨。

但是方向对了,哪怕慢慢地前进,都没有问题,不怕慢,只怕站,方向不能错。

精彩推荐

图片集锦

  • 新华社评论员:群众说好才是真的好_国内新华社评论员:
  • 新华社批"祸港四人帮":当代汉奸民族败类英美新华社批"祸港
  • 宋世文拟任宁夏党委国安办副主任 前任上月落马宋世文拟任宁夏
  • 华为首席战略架构师:AI竞争 华为有全场景优势华为首席战略架
  • 云南破获特大跨区域拐婴案:救8个孩子 抓30人云南破获特大跨
  • 美军舰又过台湾海峡 这次台媒又多一毛病_国内美军舰又过台湾
友情链接
黔西新闻网 蜀icp备14007626号-1
Copyright © 2001-2018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