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现在时间: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黔西新闻网 > 国内新闻 >
苏享茂家属诉翟欣欣案开庭,称“所有苏享茂给
时间:2020-12-22 19:51   作者:黔西新闻网   来源:

  12月21日,苏享茂家属诉翟欣欣案在北京市朝阳区法院一审开庭。庭审历时6个半小时,并未当庭宣判。苏享茂的多名亲属出庭旁听或作证,翟欣欣及其家人并未现身。

  2017年9月7日,程序员苏享茂在网上公布遗书,称自己被前妻翟欣欣害死,随后跳楼身亡。一时间,舆论将矛头对准了苏享茂前妻翟欣欣。

  根据苏享茂生前整理的二人聊天记录和书面回忆,其与翟相识两个月就闪电结婚,40天后又迅速离婚。加上离婚协议书中的赔偿金等,苏享茂近四个月来为翟欣欣花费逾千万。

  苏享茂离世后,苏家亲属向公安机关报警,指控翟欣欣诈骗、敲诈勒索。此外,苏家亲属还于2018年4月向朝阳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索要苏享茂生前送给翟欣欣的巨额财物。

12月21日上午9点左右,苏享茂家属诉翟欣欣案在朝阳法院一审开庭。新京报记者 张惠兰 摄12月21日上午9点左右,苏享茂家属诉翟欣欣案在朝阳法院一审开庭。新京报记者 张惠兰 摄

  下午3点半左右,法庭审理结束,苏享茂的家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庭审过程比较顺利。翟欣欣代理律师称此后应该不再开庭,只等法院判决。至于法庭上辩论的焦点,双方均表示暂时不便透露。

  对于此次诉讼,苏享茂的姐姐态度坚决:“不接受调解。”

  苏享茂姐姐:所有给她的都要拿回来

  12月21日上午9时许,苏享茂的4名家属进入朝阳法院第二十五法庭,包括苏享茂的姐姐、姐夫和两位哥哥,苏享茂的侄子和一名大学同学作为本案证人,在法庭外等候。据苏享茂的侄子介绍,此次民事诉讼的原告为苏享茂的父亲,但老人已经八十多岁,身体不便,所以相关事宜由苏享茂的姐姐主要负责。

  翟欣欣一方仅有代理律师韩冬平及其助手出庭。“因为很多事实问题她(翟欣欣)已经跟我说清楚了,我们就代表她来发表意见。她也希望法院能作出一个公平的判决。”韩冬平说。

庭审结束后,翟欣欣代理律师韩冬平在法庭外接受采访。新京报记者 李杭朔 摄庭审结束后,翟欣欣代理律师韩冬平在法庭外接受采访。新京报记者 李杭朔 摄

  从上午9点开始,庭审持续到下午3点20分左右,中间只休庭了10分钟。庭审结束后,韩冬平率先走出法庭,他表示庭审期间双方“非常平和”,但确实存在争议。

  下午3时30分,苏享茂的家人陆续走出法庭,苏享茂的姐姐眼睛有些红肿。她说庭审过程比较顺利,诉求与最初起诉时没有不同,“简单地说,所有苏享茂给她的都要拿回来。”

庭审结束后,苏享茂的姐姐在法院外接受采访。新京报记者 张惠兰 摄庭审结束后,苏享茂的姐姐在法院外接受采访。新京报记者 张惠兰 摄

  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4月20日,苏家亲属在朝阳法院起诉翟欣欣。苏家当时的代理律师张起淮告诉新京报记者,诉讼主要涉及两个方面,其一是离婚后的财产纠纷问题,其二是婚前赠予财物返还纠纷。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离婚后财产纠纷方面,苏家亲属请求法院撤销《离婚协议书》中的财产条款,重新分割海南房产、并要求翟欣欣返还660万元离婚赔偿。婚前赠予财物返还方面,主要包括两部分内容,一是苏享茂向翟欣欣赠送的各种珠宝首饰、衣服箱包、数码产品等贵重物品及资金,合计200余万元;二是苏享茂曾为翟欣欣支付特斯拉汽车的购车款、保险费、税费等共计107万余元。苏家亲属请求法院撤销赠予。 

  苏享茂曾为翟欣欣累计花费近1300万

  据此前多家媒体报道,苏享茂1981年出生于福建山区,从北京邮电大学硕士毕业后成为一名程序员,自主创业注册了一家科技公司,并开发了一款发短信、打电话的手机应用软件,收入颇丰。翟欣欣为山东人,从小家境优渥,父亲是大学老师,与苏相识前住在北京东五环外的一栋别墅内。

  苏享茂的大哥苏享龙曾在微博上回忆,2017年3月30日,苏享茂与翟欣欣通过婚恋网站相识,当年6月7日领证结婚,仅40天后的7月18日办理了离婚手续。

  2017年9月7日,离婚后不足两个月,36岁的苏享茂便在网上公布了遗书并跳楼身亡。遗书称,翟欣欣以举报苏享茂个人漏税、名下公司灰色运营等为要挟,要求其支付1000万元现金及海南房产作为赔偿;而苏享茂资金链断裂,“很绝望”。

  除了苏享茂的自杀,其与翟欣欣相识不到半年便投入上千万资金一事,也令网友们唏嘘。如今,这些财物归属成了民事诉讼的争议所在。

 12月21日,苏享茂的侄子作为证人在法庭外等候。新京报记者 张惠兰 摄 12月21日,苏享茂的侄子作为证人在法庭外等候。新京报记者 张惠兰 摄

  苏享龙在微博中表示,通过梳理弟弟与翟欣欣的聊天记录、资金往来,他和家人发现婚前及婚姻存续期间,苏享茂为翟欣欣“累计花费近1300万(元)”。

  据新京报此前整理的翟、苏聊天记录及苏享茂书面回忆,二人结婚前,苏享茂曾送给翟欣欣钻戒、名牌鞋包等高档消费品,两个月内花费超过200万元;一辆特斯拉汽车,价值近100万元。此外,两人到海南旅游期间,苏享茂应翟欣欣要求在当地买下一处房产,价值320万元,房屋认购书上写有翟欣欣的名字。

  两人结婚后矛盾不断,苏家亲属提供的聊天记录显示,为了维系婚姻,苏享茂在财产问题上不断让步。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领证10天后,翟欣欣以苏享茂与前相亲对象联系为由发生争吵,苏为此签订了一份保证书,承诺如果将来自己提出离婚,将赔偿翟500万元现金和海南的房产。

  上述聊天记录显示,2017年7月,翟欣欣要求换房遭拒后提出离婚,苏享茂同意。商讨离婚事宜时,翟欣欣翻出了苏享茂之前签订的保证书,要求苏过户海南房产并支付1000万元离婚赔偿,否则就要举报苏偷税漏税和非法经营。在翟欣欣的催促下,两人签订了离婚协议,苏享茂不仅按要求过户了海南的房产,还支付了首期660万元赔偿金。

  但离婚后,翟欣欣继续以举报为要挟,要求苏享茂将北京的房子抵押,尽快支付340万元赔偿金尾款。苏享茂家属得知此事后,制止了苏的贷款,这340万元最终没有支付。

  苏享茂自杀后,翟欣欣曾对上述财务往来做出回应。2018年7月,翟欣欣告诉红星新闻,特斯拉汽车是两人相识后苏享茂主动送给自己的“惊喜”,自己曾经婉拒,但苏说:“我用自己一个月的收入追一个女孩,没什么。”

  对于苏享茂为何写下涉及大量财产的保证书,翟欣欣称那是因为苏曾对自己“家暴”;加上两人后来又有了其他矛盾,苏为了哄自己才主动写的。至于为何签订带有赔偿金的离婚协议及事后威胁,翟称“纯属斗气”。

  2020年12月18日至20日,新京报记者多次联系翟欣欣的代理律师韩冬平,但韩冬平回复称他和翟欣欣均不接受采访,“无论是我还是当事人,都期望本案能回归于法律评价,而非舆论审判。”

12月21日庭审结束后,翟欣欣代理律师韩冬平匆匆离开。新京报记者 张惠兰 摄12月21日庭审结束后,翟欣欣代理律师韩冬平匆匆离开。新京报记者 张惠兰 摄

  除了民事诉讼,苏家亲属并未放弃对翟欣欣的刑事追责。苏女士称,2019年10月,他们向海淀区检察院申请了对翟欣欣涉嫌敲诈勒索案子的立案监督,“(审查)结果还没出来”。

  新京报记者 张惠兰 陈雯莉

责任编辑:武晓东 SN241

精彩推荐

图片集锦

  • 【新大新闻】我校召开一流培育课程专家意见反【新大新闻】我
  • 苏享茂家属诉翟欣欣案开庭,称“所有苏享茂给苏享茂家属诉翟
  • 中国社科院:明年楼市有望延续平稳,商品房价中国社科院:明
  • 中方对傅高义教授逝世表示深切哀悼_国内中方对傅高义教
  • 22日起海南全岛各地气温将缓慢回升_国内22日起海南全岛
  • 冬至大如年,如何适当进补呢_国内冬至大如年,如
友情链接
黔西新闻网 蜀icp备14007626号-1
Copyright © 2001-2018 All